||||

中国文学网

刘跃进:叶嘉莹教授归国执教四十周年暨中华诗教国际学术研讨会致辞

四十年前的春天,叶先生来南开执教,我是先生的第一批学生。

查日记,叶先生南开的第一讲是1979年4月24日,在第一阶梯教室。老人家自己的诗句生报国成何计,难忘诗骚李杜魂作为开场白一下子就把我们全都吸引过去。那天,先生整整讲了一天。那周有两个半天自习课用来讲课。此后,先生白天讲诗,晚上讲词,讲古诗十九首讲曹操的诗,讲陶渊明的诗讲晚唐五代词,讲座一直安614日。将近两个月的时间每堂课学生们都得如痴如醉,不肯下课,直到熄灯号响起“白昼谈诗夜讲词,诸生与我共成痴”先生的诗句形象地记录了当时上课的场景叶先生的课,给我打开了一个全新的视野。此后,我便成了叶先生的忠实粉丝,先生到北京讲课,只要我知道,就一定要去旁听。我在清华大学讲授古典诗词,也模仿叶先生的讲课风格。先生的重要著作,自是案头常备也是常读常新。今天,我能有机会当面向叶先生表达敬仰和爱戴之情,非常激动,非常荣幸。先生对我的教诲,可以用三句话来概括。

  第一句叶先生课在蓦然回首之间就改变了学术选择。1979年5月3日叶先生讲王国维《人间词话》,讲到词的三重境界,引申到人生的三重境界,对我影响极大。我们这些恢复高考首批进入大学中文系的人,大多来自农村、兵营、厂矿,有着比较丰富的人生阅历,也多怀抱着文学的梦想。对我而言,当作家梦不再的时候,很自然地,就转向现代文学、当代文学研究。听了叶先生的课,我才知道古典文学原来这么美,完全颠覆了此前对古代文学课程刻板、政治化的印象。“众里寻他千百度,蓦然回首,那人正在灯火阑珊处。”是叶先生点燃我的古典文学研究的梦想,叶先生引导我去追寻古典文学世界“那人”,迄今整整四十年。

第二句话是叶先生我们理解了文学的力量在于兴发感动。她引赵翼的话说:国家不幸诗家幸,赋到沧桑句便工。一个文学工作者,对人生、对社会要有丰富的体验,深刻的认识,才能更好地理解诗。叶先生《杜甫秋兴八首集说》,将杜甫的创作放在特定的时间、空间,站在历史的高度给予理解,让我们深刻地体会到杜甫创作成就的取得,离不开时代,离不开人民、更离不开崇高的思想境界。这些观点至今仍有现实意义。

第三句是叶先生言传身教让我们知道,生命的意义就是生生不息的追求。叶先生说,忍耐寂寞也是人生的一大考验。常引顾随先生的话教育我们以无生之觉悟为有生之事业;以悲哀之心境,过乐观之生活。先生一生,备尝苦难,但对祖国、对文学的热爱,始终如一。1979年6月14日先生暂时告别南开,要到北大去讲座。那天举行了隆重的欢送仪式。我的日记这样写道:两个月来,叶先生渊博的知识,诗人的气质,热祖国的真挚情感、严谨求是的治学态度,都给留下终难忘的印象。叶先生不仅仅向我们传授中国古典诗词的知识,更是向我们传递一种人哲理向上的力量。说,如果说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,那么真诚则是追求真理的重要途径。做人做事真诚,学习钻研要真诚。真诚是做人的重要标准,古代这样,今天也如此。那天,我的日记还记录了先生一首词:“虽别离,经万里梦魂通书生报国心事,辈共初衷。天地几回覆,终见故国春好,百卉竞芳丛。何斯世,莫放此生空。”今天读来,依然感动。一个世纪以来,老家用生命书写出对祖国历史文化的那种真挚、深爱,是叶先生传授给我们的最宝贵的神财富

  敬祝叶先生健康长寿

 

 

向先生致敬!她,南开40年……

 

天津日报2019-09-10